一幅畫在博物院靜靜地沉睡了幾十年,一縷陽光照在古畫上,專家看后激動:900多年的謎團,終于解開了

在故宮博物院里收藏著許多珍貴的字畫,它們或出自名家之手,或曾被帝王貴族收藏把玩,都具有非常珍貴的史料價值和藝術價值。然而在上世紀時,有一幅名為《溪山行旅圖》的古畫卻顯得分外特別,除了筆力渾厚、寫意傳神以外,它的作者是誰一直是個千古難解的謎團,無他,只因如此精致的一幅畫作,居然沒有標注任何可以證明畫師身份的落款和印章。

這幅畫明初時傳入宮中,正式成為了宮廷收藏畫,此后又經歷了明代書畫家董其昌和清代收藏家梁清標之手,最終藏入乾隆皇帝的府內。畫上唯一的信息就是董其昌留下的題字「北宋范中立溪山行旅圖」,以及其他收藏家的私章,除此之外再無身份信息。

這位「范中立」是何許人也?其實范中立名喚范寬,是宋代的繪畫大師,也是北宋山水畫的三大家之一,與董源、李成齊名。范寬為人豁達瀟灑,常居山林之間,故而作品能與景物相容,有「善寫云中山頂,四面峻厚」的傳統。

這幅《溪山行旅圖》氣勢磅礴,山岳巍峨聳立,雄深蒼莽,山側一線瀑布飛流直下,最終隱入山間云蒸霧繞之中。山麓有通往幽處的小徑,其間怪石嶙峋、樹木蒼翠,有一隊旅客牽著騾子在其中緩步而行,整個畫面和諧而生動,蒼茫大氣的北國景色躍然紙上。畫布留白處除了董其昌的題字,還能看到乾隆皇帝「御書之寶」的印鑒。

單單看這幅畫的構圖和運筆,確實很像是范寬的作品,但范寬為何不在畫上留名?如果沒有落款,它的作者究竟為誰就永遠只能是一個假設。

《溪山行旅圖》在故宮博物院靜靜地沉睡了幾十年,依舊沒人能破解畫中的謎團,直到建國后這幅畫被運送到了中國臺北市故宮博物院,事情才開始有了轉機。

當時臺北博物院的副院長是藝術史家李霖燦,他對古畫很有研究,曾撰書《中國名畫研究》以及《中國畫史研究論集》等等。自從《溪山行旅圖》來到博物館,李霖燦副院長就沉浸在了這幅奇妙的古畫中,他認為作者不可能不留下關于自己身份的線索,于是就花了大量時間在畫上一寸一寸地尋找。

為此李霖燦還將畫作檢查的工作分為幾個部分,用尺子丈量出一個個小格子,然后一個格子一個格子地觀察。皇天不負有心人,在1958年8月5日,李霖燦在觀察畫作右下角樹叢時,突然被一束陽光照耀的地方吸引了目光,他凝神一看,頓時激動得說不出話來:原來在茂密的樹叢之中,隱隱約約出現了「范寬」2個字。

原來畫師并不是忘記落款,而是獨具匠心地將名字融入了畫作之中,用茂密的樹葉組成名字,雖然極難發現,但不會破壞畫作的整體美感。就這樣,這幅傳世之作的作者終于敲定了身份,一個流傳近千年的謎團終于揭開了神秘的面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