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女孩獨自一人隱居山上,半山腰建花園,插花種菜,過出了人人羨慕的生活!

很多人都想過隱居的生活,但少有人能做到。

我們常見的隱居者,大多是逃避現實的失意者,懼怕與人交流,不想承擔責任與壓力,而真正的隱者,定有一顆熱愛生活的心,一個強大的精神世界,和超然物外的生命追求。

花友「素者極艷」Suza便是這樣一個隱者。

Suza是一名花藝設計師,她的手非常靈巧,普通的花草樹枝,在她手里總能變得十分雅致可愛,像施了魔法一樣。

這源于她從小就對大自然的極大熱愛,她覺得即使是一根枯木枝,也是有靈魂的,更別說那些漂亮的花花草草了。

為了打造更好的花藝,她決定建一個屬于自己的大花園,這個花園跟我們平時見到的不一樣,因為它在山上。

沒錯,2016年,她回到了老家,在一個半山腰上建自己的花園,過起了隱居生活。

一個單身姑娘,為了建花園,跑去山上隱居?周圍人都覺得她瘋了,沒人支持她,但她沒有理會這些質疑的聲音,一心按著自己想的去做了!

她把隱居地選在了宜春九嶺山的半山腰,這里山清水秀,空氣清新,山腰上有很多老房子,房屋前有大片荷花池,背后是連綿的青山。

在這附近,還有一面湖,山間霧氣蒙蒙,湖水碧波蕩漾,是個讓人來了就不想走的地方!

黑瓦白墻的房屋隱在里面,古樸、安靜又自然,美好得像是古代畫卷里的景,讓人心生向往~

這個房屋其實很破敗,20多年沒人住過了,Suza卻一眼就喜歡上了這里,她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去收拾和改造,前后瘦了十多斤,辛苦卻也快樂。

她說,人活一輩子,總要弄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踏踏實實為自己活一次,不需要在乎周圍人的看法。

房間的墻上布滿了斑駁的痕跡,桌椅、門窗也老得掉漆,但她并沒有大動干戈地去粉刷、裝修,只是收拾干凈,保持了原有的古樸風格。

Suza很喜歡讀書,她就在墻上嵌進去一個老書柜,是爺爺奶奶那一輩人最喜歡的樣子!

墻上的黑白鐘表、字畫,桌上的陶罐、蒲扇俱是上了年頭的老物件,讓人感覺親切又樸實。

Suza的動手能力很強,房間的布藝、簾子、沙發套都是她自己手工做的,非常有情調~

桌上的陶罐里時常插著新鮮的繡球、長壽、各色菊花...素雅又不失單調。

她給自己的小屋取名「三來草堂」,三是「三生萬物」的三,意指無窮,三來就是她歡迎一切好人、好事、好物的到來~

看得出來,Suza是秀外慧中、熱情陽光的女子,讓人很想去她這里做客!

Suza喜歡在這個小屋里寫字畫畫,賞花喝茶,羨慕的同時也很佩服她的勇氣,現代社會能靜下心來享受生活的人不多!

收拾完屋里,還要改造院子,這可是個體力活,屋外大片的土地,都得她一點點整修,還要搬磚鋪路、修籬笆,累得她全身酸痛,但內心比以前充實了很多。

她用磚塊把空地隔成兩個花圃,一半種菜,一半養花。犁地松土、撒種鋤草、澆水施肥,沒有一件事情是輕松的!

百日菊、美人蕉、向日葵、繡球花...都是她的最愛~她時常搬把椅子,坐在小院里,靜靜守著花開!

各色的菊花也讓她心醉不已,為了種菊,她跑到很遠的山上去采摘菊苗,還向附近的鄰居討要了不少,一邊采菊、一邊種菊,忙碌并快樂。

采下來的小白菊和黃菊,曬干后,都可以泡茶喝!

跟所有愛養花的人一樣,Suza也喜歡撿一些舊的瓶瓶罐罐,或插花、或養花,裝點生活,增添情趣。

如果說養花種菜,是一種淡淡的欣喜,開花結果,則是一種巨大的幸福!看著自己的果蔬慢慢成熟,內心的喜悅都要溢出胸膛~

采摘下來的果蔬,Suza會分送給周圍的鄰居,鄰居欣喜的表情總能給她帶來滿足和快樂!

當地的風俗,要在重陽節前后做糯米飯吃,Suza就邀鄰居,一塊兒在院子里摘豆子、做糯米飯,邊吃邊聊,十分盡興!

吃不完的南瓜茄子,Suza都切成了片,攤在院子里曬成菜干,過冬的時候慢慢吃!

隱居山中的日子,簡單又美好,每天早晚,Suza都會出去走走,一人一狗,結伴散步,山間的清晨,干凈得像水洗過一樣。

山中四季分明,同樣一條小路,景色變化非常豐富,色彩斑斕,讓人心醉。

山中的生活還不止這些,Suza時常會帶著狗狗去山上采摘野山貨,比巴掌還大的椴木香菇,味道極鮮美~這種與大自然親密接觸的體驗很奇妙!

山上還有各種野生果子,每年夏秋成熟,桃李、山楂、枸杞、杏子...隨吃隨摘,十分富足!

最令人向往的,是她在山上過冬的日子,地窖里有吃不完的白菜、冬瓜、南瓜,親手做的苦楮豆腐又香又鮮,還有一茬茬嫩綠的小菜苗~

冷的時候就在屋里點一個小火籠,烤火取暖;再燙一壺老酒,就著花生小酌,暖意融融~

日子長了難免孤單,幸而有兩只可愛的狗狗,做她忠實的陪伴者。

Suza的天地很廣闊,她喜歡戶外旅行,會騎著摩托車,到處走走看看,瀟灑自在。

她真的把自己的生活過成了詩!說起詩就不得不贊一聲,Suza寫的詩也極好:

霧一早就散了,

我在花園里干活。

蜂鳥停在百日菊上,

這世上沒有一樣東西我想占有。

我知道沒有一個人值得我羨慕。

任何我曾遭受的不幸,

我都已忘記。

直起腰來,

我聽見白蓮開花的聲音。

冰清玉潔香遠襲人,

手上還沾著泥呢,

來不及洗手了,

趕忙記錄這一幕幕。

今日又是如此富足!

看一朵云悠悠飄過,

淡淡映入眼簾,

在花樹的間隙里收集陽光。

在一盞茶的清淡中,

聽小荷素開,

用帶露水的詩句,

輕描老去的時光。

只一低眉,

風中便帶來花草的清香。

慢下來,

總能遇到相通的靈魂,

尋找到沉淀后的安穩。

隱居并不是完全與世隔絕,經常有志同道合的朋友想來她這里參觀,Suza都欣然歡迎,一群天南地北的朋友吃酒賞花,暢聊人生,也是一大樂事。

當初反對她的人,現在都很羨慕她的生活,身邊的朋友時不時就來她這里住幾天。

其實我們真正應該羨慕的,是她敢于追尋內心的勇氣,不是所有人都有這樣的魄力和決心去過隱居生活!連妙證居士也曾嘆道:

生活不必過高,

過成自己想要的樣子就行。

人情不必過重,

還記得你的樣子就行,

就像月亮與太陽,

同在一片天空,

卻各有自己的軌道。

有人經常談論人生,

可我還沒有悟透,

先是聽說六道很苦,

后來也確實體會良多!

真羨慕這詩一般的生活,

祝君永遠快樂。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