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6年,揚州老人18塊錢賣掉「祖傳瓶子」,50年后,法國專家:值40億天價

不管是人還是物,所處的位置,就決定著其價值。

為官清廉得賞賜

朱立恒世代都生活在揚州,他們家有一件祖傳的寶貝,是一個藍色的瓶子,到他手里已經是傳到了第六代。先輩們以前就算生活得再困難,都將這寶貝好好地保存著。到朱立恒這一代,他卻把它賣了,僅僅賣了18塊錢。

朱立恒賣掉瓶子后的第二年,這個瓶子的價值才被發掘出來,竟然是國寶級文物,現在價值高達了40億,今天我們就來說一說這個國寶的來處以及它的歸處。

雍正時期,朱立恒的一位祖輩在朝為官,因其為官清廉且剛正不阿,雍正帝就賜予了寶貝,便是這元代的霽藍釉白龍紋梅瓶。后來,朱家便把這個寶貝作為了傳家寶。

這只梅瓶的珍貴之處,在于出產的年代是元朝,那時的霽藍釉十分珍貴,用這個彩釉做出的瓷器當屬精品之最,因其過于珍貴,也僅僅是供奉給皇帝。

雍正帝將這個精品中的精品賞賜給了朱立恒的先輩,也表現出了對朱家先祖的認可,而朱家也將這個寶貝保存得很好且代代相傳,就算后來家族漸漸衰敗,這只梅瓶也絲毫沒有受到影響。

勞心費力護傳家寶

1945年,經歷過日軍的入侵還有內戰割據,百姓生活民不聊生。有人知道了朱立恒家有一個傳家寶,就想拿18石大米來交換,但是被朱立恒父母拒絕了。當時的朱立恒很不理解父母的做法,畢竟人都快餓死了,父母卻仍然堅持拿著這個沒有什麼用處的瓶子。18石大米在那個年代特別珍貴。

1976年,特殊時期,朱家的這個傳家寶梅瓶,被搜查隊知道了。而后就派人來搜查。朱立恒的母親想了一個辦法,用東西把這個瓶子全都抹黑了,然后放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這才躲過了一劫。

要把一個瓷器保存完好,是很不容易的,家里也沒有什麼地方可以藏起來。那年的揚州地震頻發,朱立恒已經結婚生女,和母親一起居住。因為地震,只能去外面住那種臨時搭建的棚子,這下傳家寶更加不知道該放在什麼地方,朱立恒通過多重考慮,便將這個梅瓶賣給了一家文物商店。

朱立恒小心翼翼地拿著瓶子進了商店,店員仔細看了,對他說這只瓶子上面沒有官款,推測是個清朝的,年代很近,只能出16塊錢收這個瓶子。朱立恒抬了一下價,最后以18塊錢成交,梅瓶在商店也被隨意地放在角落里。

直到1978年,北京要舉辦一場文物展覽,文物店的老板見這個瓶子顏色漂亮大氣,就將其拿了出來。會展的時候,有一位來自上海的收藏家發現了這個梅瓶,仔細研究過后,得出結論,這很可能是元代的霽藍釉梅瓶,聽見此話,引來了眾人的圍觀。

國寶級文物價值得以體現

霽藍釉梅瓶很多,但因為它是元代的,所以很珍貴。那時候瓷器的工藝還未發展成熟,要燒出這種色澤艷麗,品相出眾的霽藍釉梅瓶是十分罕見的。目前為止,全國也只有三件霽藍釉白龍紋梅瓶,里面有一只就是朱立恒家的。

朱立恒當時也沒有想那麼多,拿著賣傳家寶得來的18元錢,家里還能撐幾個月。當揚州沒有地震以后,朱立恒的母親交代兒子一定要把傳家寶好好保存。見藏不住了,朱立恒對母親說了實話,母親當場氣暈了過去,因為這件事情,朱立恒很長一段時間在朱家都不受待見。

元代霽藍釉梅瓶在收藏界可是一個香餑餑,有人出了三億元想要收了這個寶貝,而法國方面更是愿意出40億重金。

我們國家也很注重文物,這件元代霽藍釉白龍紋梅瓶被評為了國寶級。那場文物展覽會結束以后,南京,上海,北京還有其他很多家博物館都想能夠收藏這個梅瓶。

除此之外,揚州博物館也很重視這個梅瓶,畢竟出自揚州,而文物店的老板也是揚州人,就想著肥水不流外人田。在揚州政府各部門的協商后,文物店老板將這個梅瓶以3000元的價格賣給了揚州博物館,而后,這個國寶級的文物就被陳列在了揚州博物館。

對于傳家寶最終到了博物館,朱立恒也表示很放心,因為再也不用擔心他被偷了,或者是碎掉,他相信國家可以好好地保管它,自己想看的時候可以隨時去博物館看一眼。

而今,朱立恒已年邁,在揚州經營著一家小面館,日子過的安逸祥和。空閑時候,就會帶著自己的孫子去到揚州博物館,去看一看家里的傳家寶,給孫子講一講關于這個傳家寶的故事。

雖然當時只賣了18塊錢,但朱立恒老人的心里面從來沒有后悔過。因為他覺得好的東西,就應該拿出來被眾人觀賞,才能體現出它的價值,而不是捂起來讓它蒙塵。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