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親媽養病兒欠百萬「我不能倒下」奔波賣地瓜,累了「帶孩子全睡車上」兒心疼:媽媽在用命換錢

即使生活艱困,也絕不向命運低頭!宜蘭一名11歲男童每天下課時,都會到礁溪郵局一處騎樓下,陪媽媽一同賣烤地瓜維生,而男童也會借助微弱燈光來讀書寫功課,許多網友見天氣日益漸冷,紛紛號召來用新台幣幫助地瓜母子。

媽媽堅強為子女勇敢往前衝的毅力,不容任何人小看!台中大甲有位單親媽媽李沂,大家都叫她「地瓜媽媽」,為了給孩子好的生活,李沂努力工作沒日沒夜,用一技之長給兒子們穩定的生活,她的故事鼓勵了許多單親媽媽、勇敢踏出去改變自己!

圖片來源:大甲卡車地瓜媽媽 / FB

李沂在家排行老三,自嘆屬於「爹不疼娘不愛」的那一位...在一次意外下,她17歲未婚懷孕便早早嫁人,無奈年輕的她不想被困在婚姻中,再加上婆婆的約束,讓她決定放棄這段婚姻,留下1歲多的女兒,獨自到外地工作。

當時的李沂還沒有收心,遇到第二任男友後,一起做起不合法生意,也讓她擁有一棟樓中樓豪宅、天天開跑車、上美容院按摩,但是這樣賺來的錢財是留不久的,一夜之間前全輸光,甚至連吃飯錢都沒有。這樣的生活,直到26歲生下兒子後結束了,由於兒子有先天性疾病,再加上男友不願意進入家庭,只好帶著兒子回大甲生活。

圖片來源:大甲卡車地瓜媽媽 / FB

33歲那年,她遇到第三任男友,再度懷孕生下小兒子,為了養育兩個兒子,李沂決定專心在臺北賣水果,將小兒子托放在大甲娘家,請保母來照顧,這一顧不過11天,卻遇到壞保姆,好不容易救回來了,但小兒子的左眼已經看不見了,就連智力也受損...

圖片來源:鏡週刊

李沂沒有時間傷心,她打起精神陪小兒子復健,只能向親友伸手、甚至跟地下錢莊借錢,2年來欠下了百萬債務,全靠賣地瓜、賣水果、擺路邊攤、當美容中心按摩師等工作,沒日沒夜賺錢,才將債務連本帶利還清。每天忙於工作之外,還要幫小兒子典典按摩拉筋,幫他撐開僵硬捲曲的手腳。

圖片來源:公共電視

李沂4年前開始賣地瓜,跟水果相比,地瓜更耐放,為了進不同顏色的地瓜,她會開著小貨車到苗栗、彰化、雲林各產地進貨,在禮拜五的時候固定帶著兒子一起到臺北賣地瓜,每天在高速公路上跑來跑去,看著媽媽辛苦工作,大兒子瑋瑋忍不住心疼說著:「這些錢是用命換來的。」

圖片來源:民視新聞

收了攤,卡車停在路邊,就是一家人的床舖,儘管生活如此疲憊,看見兩個兒子的睡顏,她仍咬緊牙關繼續撐下去,孩子是她前進的動力,也是她最甜蜜的負擔!

圖片來源:鏡週刊

她對孩子的用心,也反映到賣地瓜上,每一次挑選都會一條條仔細檢查,只見她認真說著:「若是頭尾捏起來軟軟的就是壞了,表面上的黑色小點就是地瓜蟲。」看著她溫柔堅強的笑容,相信他們一家人,一定能一直幸福下去,加油!

女兒1歲多時,她逃離婚姻,主動放棄監護權,獨自上臺北工作。「做美髮,老闆包吃包住,洗一個頭30元,還有小費。」一年多後,她去泡沫紅茶店,「做2班16個小時,一個月有4、5萬元。」她在泡沫紅茶店認識第二個男人,年長她21歲,「可能缺乏父愛,年紀大比較有安全感」

20多歲青春年華,他們共同經營地下賭場,一天最高進帳60萬元,天天開跑車、上美容院按摩。但錢來得快也去得快,一個晚上就可能輸掉整棟房子。「有時候很好過,有時候窮到沒錢吃飯。」

直到26歲懷了大兒子瑋瑋,發現有嚴重唇顎裂,男友又不願進入家庭,她只好帶著孩子回大甲娘家,至少母親可以幫忙帶孩子。不會怨歎遇人不淑嗎?她覺得自己照顧小孩反而更快樂:「可能我從小比較獨立,自己帶小孩比較輕鬆,勉強過不是更辛苦?搞不好還要養他。」分別跟三個男人生下三個兒女,情路坎坷,還會相信愛情嗎?答案是務實的柴米油鹽:「希望有人可以幫忙一起做生意啦!」

為母則強,李沂的朋友說她是「打不死的蟑螂」。瑋瑋1歲縫合表面唇顎後,李沂捲起袖子苦幹,擺過路邊攤、當過美容中心按摩師,也曾經早上在菜市場賣水果,下午在家做預約制美容,方便照顧小孩。

大兒子瑋瑋現在12歲,他知道媽媽所有的故事,從小就會做生意,幫忙算錢找零。「我覺得她很堅強,不容易被打敗,把我們養這麼大,很辛苦。」瑋瑋愛運動,即將升上國中體育班,李沂也是從小學柔道,他很自豪遺傳到媽媽的優良運動基因。他把頭枕在媽媽腿上撒嬌,互動相當親密,母子倆每天都會聊學校發生的事。

從小帶兄弟倆做各種復健,嘗盡辛勞。照顧典典2年期間沒有工作,最窮時抵押卡車,向地下錢莊借貸9萬元,每個月利息9千元,直到上個月,才連本帶利還清。「我想好了,可能要這樣陪他一輩子。看他做復健這麼辛苦,也想過當時如果不救他,重新投胎一次是不是比較好?」話畢,李沂又揮揮手搖頭:「不要想那麼多啦!」

大甲鎮瀾宮是當地民間信仰中心,從小在這裡長大的李沂母子三人也是虔誠信徒,每年媽祖遶境,必定開著卡車到新港,隨進香團一路看熱鬧、鑽轎腳、吃零食直到深夜,祈求一整年平安。

我們隨她到鎮瀾宮上香,她雙手合十、虔誠閉目祝禱。問她求什麼?除了希望典典未來能自理,她也掛念起纏訟中的官司。去年11月,台中地方法院判決保母分別判10個月、拘役30天,但雙方均不服提出上訴。民事求償官司也因金額談不攏,持續拖延。「我最想知道真相到底是什麼?不能不明不白,這樣以後怎麼對小孩交代?」6月6日,台中高等法院第三度開庭,事發原因與受傷過程仍是一團謎。

週五雨夜,我們陪他們母子三人在臺北西湖市場,附近攤販好心送來自家做的熱菜給他們當晚餐,鐵盒打開,有魚有菜;打烊收攤後,到了深夜12點,對面公寓的上班族小姐不忍他們在雨中夜宿車上,邀請母子三人上樓打地鋪。左鄰右舍組成綿密網路,共同幫這位單親母親一把。

「平安就夠了,還有什麼更好?就算每天花錢,一個人也不會快樂,這樣大家在一起,放假出門走走、逛夜市、吃小火鍋,看小孩子一天天長大,這樣就很快樂了。」說著說著,李沂笑了,笑容很純粹,不帶雜質。

陳母很感謝熱心民眾伸出援手,也很欣慰兒子乖巧又懂事,而陳小弟弟也立志長大後要當人民保母,除了保護社會秩序,還要保護心愛的媽媽,最重要的是要買一棟房子,讓一家人再也不用流離失所;單親媽媽地瓜攤每天上午9點固定擺攤,賣到晚上10點才打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