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上交40斤黃金,博物館問裝黃金罐子在哪,結果罐子成鎮館之寶

南京博物院作為我國三大博物館之一,擁有藏品眾多。《國家寶藏》第一期中的《竹林七賢與榮啟期》畫像磚與大報恩寺琉璃塔拱門這兩件珍品,在節目一經播出後就吸引了眾多關注,展區內關注這兩件文物的人數量激增。然而與此同時,一件有著傳奇身世的青銅器卻在一旁默默無聞,很少有人知道,他的背後還有一家人竭力守護的故事。

它就是「陳璋圓壺」,一隻工藝精美的錯金銀青銅圓壺。在這只壺上,壺身有鏤空的花枝與576朵盛開的桃花,在部分桃花上還焊接又經營錯銅圈,圈的四周還焊接有尖角龍頭狀的輔首,龍頭附近還鑲嵌有圓珠。此外這件壺上還有燕、齊兩國字體的銘文。

1982年2月10日,馬上就要開春播種了,然而江蘇省馬湖村的村民卻有些發愁。原來村頭用于引水灌溉的水渠在過去的冬天裡被淤泥堵塞了。由于歷史原因曾被推舉為公路小隊隊長的老萬家長子萬以才在村民的敦促下,拉起一支小隊去清理水渠。

加上萬以才和弟弟萬以全,整個小隊一共17個人,大家也就把水渠分做了17段,一人負責一段水渠的清理。但是這種引水灌溉的水渠也有深淺,眼見大家把較淺的地方都承包了,萬以才也沒有多說什麼,把最深的兩塊留給了自己和弟弟。

萬以才幹活速度很快,不久就完成了屬于自己的人物。關心弟弟的他正打算去弟弟那裡幫忙一起挖,卻突然聽見弟弟驚訝地在叫他,「哥哥,我挖到東西了!」萬以才湊過去一看,原來是一個圓形的蓋子一樣的東西。

有蓋子,那會不會還有個相應的罐子呢?兄弟兩人小心翼翼地接著往下挖,很快,一個髒兮兮的罐子就從地下起了出來。拿出來放在地上的時候沒有放穩,剛一落地,罐口的蓋子就掉了下來發出了一聲悶響,隨之落到地上的還有幾塊閃閃發亮的金塊。

聞聲而來的村民瞬間被黃金吸引了注意。紛紛上前圍觀,也有人想要渾水摸魚的。萬以才一看這架勢,連忙收拾好罐子招呼著弟弟將罐子和金子搬到家裡去,自己則在後面攔著想要湊上來的村民。村頭的消息傳得很快,萬以全跑回家後沒多久,萬以才家門口就圍滿了人。

好不容易一路狂奔甩脫村民的萬以才回到家,卻發現四弟萬以年的媳婦和自己的媳婦正在討論三兄弟家平分這點金子的事,女人們討論地正歡,但三兄弟卻誰都沒有接話。趁這時候,萬以年和萬以才仔細查看了從罐子裡掏出的金子,他們發現,那並不僅僅是形貌普通的黃金,每一塊都有著造型和紋飾。

這下萬以才覺得事情大了。他下令家裡人誰都不許動這罐金子,讓兩個弟弟仔細看好罐子別讓別人靠近,自己則是揣著兩塊金子直奔鄉政府。到達鄉政府時幹部們正在開會,本來門口的人攔著萬以才不讓他進去,但萬以才覺得自己家挖出金子的事情定然在村裡傳得飛快,靠兩個弟弟怕是難以應付這些人。

他不顧阻攔一頭闖進了會議室,書記戴天全正在開會,見他沖進來嚇了一跳,在萬以才掏出金子道明來意後,戴天全也覺得此事重大,暫停了鄉里的大會,找來了銀行的人對這兩塊金子進行檢驗,檢驗結果顯示,這些都是含金量99.9%的高質量純金。

而聽聞萬以才說家中這樣的金塊還有四十多斤,戴天全再也坐不住了,叫上公安局的民警,一行人就往萬以才家裡趕。這時,萬以才家已經被人群包圍了,門栓被踢斷了,甚至連家裡的豬圈和草堆上都已經圍滿了人。這些人有本縣的,也有從鄰縣匆匆忙忙趕來的。有人只是想看一眼金子長啥樣,有的人提出要收購,全被拿著木棍和鐵鍬的兩個弟弟堵在了門外。

在鄉政府的溝通協調下,這一堆寶貝被萬以才決定捐獻給南京博物院。順利轉移到南京博物院後,專家清點才發現,相較于那些金子,被淤泥包裹其貌不揚的圓壺才是真正的寶貝。根據壺上的銘文專家推斷,這件銅壺應該是戰國時期燕國宮廷的器物。在齊國大將陳璋攻破燕都時被帶出並刻上銘文,此後一路流落楚國,輾轉又來到了江蘇盱眙。

這件銅壺的發現為研究中國古代青銅鑄造工藝增添了重要的資料,該器上的銘文的釋出,揭開了多年未解的謎底,為中國的考古工作又增添了新的篇章。銘文反映的西元前315年齊國伐燕國的史實,也可印證和補充文獻的記載,同時也印證了古泗州城的歷史變遷。

為了褒獎獻出圓壺和金飾的萬家三兄弟,省市縣政府總共發給了萬家三兄弟獎金一萬元。在當時已經是一筆不小的數目,雖然這筆錢遠比不上挖出文物的價值,但是也算是給萬家兄弟的義舉一些補償,萬家兄弟也自行分配了這筆錢財,改善了生活條件。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