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北漂夫妻在「鬧市建1600坪」桃花源:600種植物陪伴,5年來毫不壓抑

80后北漂夫妻小武和欣琦,

在北京鬧市的胡同內,

改造了一個60坪的四合院,

有小院、露臺、流水,

養了來自世界各地的600多種植物。

5年來,植物越養越多,家里空間不夠,

他們又到郊外租下1600坪的荒地,

想要做一個植物園,對外開放。

600種植物的小院,不同時間看有不同的樣子

搬進這個家后有2/3的時間是疫情后,

居家隔離時,一家三口也不覺得苦悶,

「現在大家很渴望的住民宿、露營,

我們就在家里實現,挺幸運的。」

為養很多植物改造的家

說來也巧,我們第一次見面就是在現在住的這個房子,那時還只是間破敗的老宅。

我是工作幾年后又考了博士,現在是一個995的上班族。五六年前,我當時的工作就是去對接建筑設計師,有人給我推薦了小武,說他在胡同里自己改了好幾套房子。

小武其實也不是專業設計師。改造房子,是他的業余愛好。

屋頂的景色

小院里的自然與光影

那個炎熱的夏日,他拉著我上半完工的露臺,特別興奮地描述著改造完會是什麼模樣。我第一次爬房頂,顫顫巍巍地,特別害怕。他卻如履平地,在屋頂上飛檐走壁,像個武俠人物。

夕陽西下,風吹得樹葉嘩啦啦地響,還有鴿哨的聲音。我第一次在北京感覺那麼沉靜、安寧,完全沒有印象中的喧鬧、匆忙。那一天,小武讓我看到了都市生活的另一種可能。

金葉水杉(左)仙人掌類的吹雪柱、老樂柱、白云閣(右)

馬達加斯加象牙宮(左)南非龜甲龍(右)

孔雀翎絲葦

如今,我們和4歲的女兒就生活在這里,還有2只貓,和600多種植物,養的比較多的有槭樹、塊根類、龍舌蘭類和熱植類。原生種遍布全球,馬達加斯加的象牙宮、南非的龜甲龍、日本的楓樹……還有一些跟仙人掌是同一個物種進化的,在樹皮上生根,很細長,像頭髮一樣。

我們家的設計,最初的目的就是為了養很多的植物。

透過天窗灑進屋內的光束

首先要考慮的是光線,我們開了很多天窗,每個房間至少保證有一個,在主房更是開了3個長條形天窗,將自然光盡可能多地引入室內。有一個天窗其實是一個屋頂大魚缸,魚游動的時候,光影照下來整個房間里都是水波蕩漾。

大樹正下方便是為植物造的溫室

玻璃房溫室(左側)與盥洗室(右側)緊挨著,透過大面積的玻璃窗看向小院

北京的冬天冷,很多植物在室外是沒法過冬的。我們犧牲了臥室的部分通風,在戶外做了一個玻璃房溫室。院子里原來就有兩顆巨大的核桃樹,玻璃房的位置正好就在樹下,夏天能遮陽,冬天樹葉落掉后不影響采光。地面鋪上了蛭石,透氣、吸水。

臥室的盥洗室也做成了陽光房的感覺,能直接看到小院,冬日里也可以放不少植物。

露臺上,主要養仙人掌、蘆薈、龍舌蘭這類喜歡強光、耐旱的植物。為了能放更多植物,還在屋脊上做了階梯,增大使用面積。

兒童房的外面是一片小竹林,做了特別大的窗戶。別的嬰兒剛出生只能躺在那兒看白白的天花板,我家女兒看到的是風吹著竹葉搖動的「皮影戲」。

我們喜歡舊物回收利用,比如客廳的長椅,就是別人拆房子拆下來的大梁。臨院子的一排落地門也用的舊木,經過長時間的風化,它的性質很穩定,不易變形、漏風。

家里的桌椅板凳大多是小武用舊木自己改造的

我們還收了一批老舊的木地板,用背面做了一整面墻。有些老木料用普洱茶上了色,將整個屋子的色調統一,也更接近自然。

很多人第一次見我們家都很震驚:原來在北京還能造出這麼一塊「桃花源」,還以為是到了江南。大家下意識會覺得北京的氣候難養植物,不敢嘗試。其實只要愿意花些心思,都是可以實現的。

小院的夏與秋

同事經常問我們,「你住在這樣的家里,每天早上怎麼舍得來上班?」好多朋友也時不時就說,「什麼時候能去你們家聚聚?」

確實,自從住到這里,我們好像就不那麼經常出門玩了。現在特別火的住民宿、露營之類的,好像在我們家就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小院里豐富的活動

住了5年多,其實大概有2/3的時間都是在疫情。相比大多數人因為長時間的居家隔離而苦悶,我們真的很幸運:有一個小院、露臺,有大樹遮陽,有潺潺的流水,有這麼多植物相伴,在家的每一天都很放松,有趣。

植物多了以后,會形成一個小氣候,空氣都會好一些。透過植物,我們對四季的感知都特別鮮明。

突然有一天,你就會感覺到是春天來了,泥土的氣息、冒頭的小草,一切都讓人心潮蕩漾。把落地的門和窗都打開,桌椅板凳都搬出去,院子就成為了我們的第二客廳,沒事就喜歡待在外面。

春日里小院內槭樹多樣的色彩

春日里,葉子的顏色是最豐富的。院子里養了40多種槭樹,視覺上就格外鮮明,有的金黃、有的嫩綠、有的偏粉……白白的膜包著粉紅色的芽苞,像是嬰兒的小手在往外伸,時而有露珠劃過,我們經常就能看著發呆上十幾分鐘。

到了春夏之交,院子里的嫩綠轉向青綠,充滿少年氣息。楓樹會開出像芝麻一樣大的小粉花,然后結出粉綠的翅果,風一吹,便像竹蜻蜓一樣旋轉而下。

在夏日少年氣的一片綠意中戲水

在院子里放一池水,映著藍天、白云和綠植,美得就像一幅畫,女兒和她的小伙伴還能開場「泳池派對」。

秋天,屋頂上噼里啪啦地掉核桃,又落到院子的各個角落,每年能掉幾kg。我帶著女兒拎著籃子,滿院子撿核桃,然后交給孩子他爸撬開,做核桃醬吃。

秋日小武老師的任務:處理幾十斤核桃&上房摘瓜

去年,突然發現核桃樹上竟然長出了葡萄。定睛一看,原來是栽在院子墻角的葡萄樹藤攀到了核桃樹枝上。

我們還在屋頂上種了絲瓜和葫蘆,快到冬天的時候上去收干掉的絲瓜絡,可以做搓澡巾、洗碗布。每一根都特別大,像雨棍的樣,一敲里面嘩啦啦地掉出來好多籽,第二年就可以接著種。

冬天,最期待的就是下雪。每當天氣預報說要下雪,一家人就蹲在窗前,等著看飄雪花,小院里雪慢慢積起來,在屋里吃個火鍋、喝杯暖茶。第二天早上,一片潔白的雪地上還有野貓和黃鼠狼走過的小腳印。

有天早上我在洗漱,抬頭看到小武在屋頂的坡脊上站著,像是在山巔上一樣,冷水一擊才想起來我們是處于鬧市之中。

女兒今年4歲了,從一出生就生活在這里,我們也沒有特意把仙人掌、龍舌蘭這樣會刺到孩子的植物拿走。現在的新一代對世界的感知好像都隔了一層,是通過網絡和屏幕,而不是自己雙手的觸摸。

夫妻倆不雞娃,孩子不上補習班,平日里就喜歡跟著爸爸養植物

我們希望孩子生活的世界的豐富度是足夠的,希望這種感知上的健全能給她的人生一個很好的奠基。讓她就像植物一樣,自然地生長著,沒有條條框框的限制,也沒有邊界。我們想,這是我們能送給她最好的禮物,也是最好的教育。

小武養植物給我感覺特別像一個匠人,用自己的雙手,和長時間的觀察、相處,去發現植物的生命規律,與之形成一種默契。

每天早上6點多他就起來了,刷著牙把每一棵寶貝都看一遍,然后開始在院子里忙活。春天要給各種植物換盆、配土、塑形;夏天要趁太陽升起之前完成澆水;秋天要掃落葉,每年得往外運好幾筐;冬天要把幾百盆植物往屋里搬,然后調整擺放位置,讓它們呈現出最美的樣子。

小武和他的寶貝植物們,家里的基本都是養了好多年的 左:猴尾巴仙人掌 右:龍舌蘭

有一年倒春寒,我們剛花了一整天時間把室內的植物搬到外面,突然晚上下雪,我倆又連夜搶救,重新搬進來。北京夏天常下暴雨,露臺上的植物更是經常需要搬進搬出,不能淋著也不能悶著。根本不需要去健身房,在家搬盆就夠了。

這樣對待植物花費的精力一般人可能真受不了,但是小武樂在其中,這就是他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幾個月來,小武和女兒一起從零開始自己做植物園

現在我們就發現,家里還是不夠,所以去年底又在北京郊外租下了這麼多的地種植物。

小武其實一直有自己造一個植物園的夢想,剛開始我覺得這個人是癡人說夢,相處長了發現他真的挺認真。所以我就鼓勵他干脆辭職,從原來的動畫行業跳出來,我來穩定工作,支持他去探索他第二階段的人生理想。

現在他每天都要來回100公里,去地里種花、栽樹,比之前上班的時候還要忙。反正我看他是人也曬黑了,手上的指紋都給磨沒了,但晚上睡得特別香,每天都過得滿足,渾身上下像是有拿繩子都捆不住的沖勁。

他總說干這些活沒什麼苦的,但可能是心疼我賺的錢。原來他花自己的錢總是大手大腳,比如改房子,都用最好的材料。現在就要貨比三家,每天琢磨著怎麼能用便宜的東西做出好看的效果。

我們倆今年都剛40歲,其實也有過所謂的中年焦慮,還是希望能在世俗和理想之間找到一種平衡。

我之前的人生都是很遵守社會對我的期待和要求的,努力考一個好學校,找到一個好工作……小武其實打開了我觀看世界的另一扇窗,他找到這個事情是真正為自己而活,那種狀態是很幸福、很打動人的。

植物,我覺得其實每個人都喜歡,只是看有沒有被挖掘出來。它有點像我們內心深處的一片故土,保留著孩童時代那種純真的狀態和記憶,尤其對于我們這一代人來說。

未來,我們想讓更多的人不僅能夠來我們家,也能到我們做的花園里,體會自然所帶來的片刻的治愈。

小武的植物Tips

植物大部分都是澆多了水悶死的,旱死的相對較少。不要總是怕它長不好,天天澆水,要學會觀察。大盆養小花比小盆養大花的風險高得多,盆小一點,哪怕水澆多了,也不容易悶死。 養植物盆器非常重要,一定要選透氣性好的盆,比如陶盆或者瓦盆,這樣一摸盆你就能判斷是不是需要澆水,而像塑料盆或者陶瓷盆這種,你很難判斷澆的水是否干了。 如果你不知道怎麼養,就去查這個物種它原來生活在什麼區域,那里大致的溫度是多少,下雨情況如何,受海拔影響的紫外線狀態如何,土壤特性是怎樣的,去模擬原生地的這些要素,做各種嘗試,多積累經驗。

就和庖丁解牛一樣,無他,惟手熟爾。 不要過分依賴教程,植物它是一種生命,它也是進化過來的。比如春雨或者龜背竹,就是為了適應雨林里光線弱但濕度高的環境,所以葉片演變得又長又大;而仙人掌、龍舌蘭則是為了適應干旱,葉片又窄又細,好儲存水分。用這樣的思路去觀察、理解植物,才會找到規律,成為高手。 室內養的植物乍一拿到室外的時候是非常容易死的,因為它太久沒有見過強紫外線,極易曬焦或曬傷。跟人一樣,給它一個適應的時間,先拿到背陰的地方,讓它適應一下。 植物養多了蚊蟲問題不容忽視,用藥物肯定是最有效的,還可以養魚,魚可以吃掉蟲卵。另外,要勤打掃,沒有積水污水就不會有蚊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