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貴州現千年古墓,金絲楠木棺槨,純金的棺釘價值千金,專家:謎案解開,墓主身份不簡單

播州軍的雕刻圖

當時一位考古人員正拿著鐵鍬進行挖掘,突然發現一塊長達兩米的木板,考古人員將這塊木板取出,仔細看「這塊木板看似沒什麼特別之處」,卻嵌著兩個長條形的金屬片,經過陽光一照,竟然反射出了一道金光,此物似乎在昭示著墓主人不一般的身份。見此情形考古隊員們不敢輕視,立刻向貴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報了上去」

挖掘現場

在現場的考古隊員們用刷子將這兩道金光閃閃的東西,其周圍泥土都掃開,這兩道金光閃閃的東西不是別的,正是用金制作的抓釘!古人在做棺槨的時候, 經常會用抓釘來固定棺槨

而抓釘一般都是用的鐵制的或者是銅制的,幾乎從未有人用金制的做抓釘,還真是頭一次見到。這個墓讓整個考古隊的成員都難掩興奮,這個土坑墓并不是如它的外表一樣普通,內部是別有洞天。

金制抓釘

接下來幾天的挖掘中,這個墓穴給了考古人員很多的驚喜,不論是從棺槨做工的手法和材料都是相當精致的。就連陪葬品都琳瑯滿目 比如鎏金雙魚銀洗,象紐銀執壺,螭首金杯等器具,造型都極其精美,還有什麼綠松石一類的寶石。就連墓中發掘出的筷子都是金子制成的,盡顯主人的高貴氣質,在場的所有的考古人員都驚呆了,這個墓穴的主人是何等身份,才會在死后選擇這種表面看著不起眼,但內有玄機的下葬方式?

挖掘現場

此外,在新蒲這種地方發現這麼高貴的墓穴, 這高貴的墓穴在貴州算得上是頭一例,但在全國范圍內并不是什麼稀罕事,尤其是在陜西,河南這樣的古城里,這樣的墓穴更加常見了。

墓穴

中華上下五千年,我們所生活的這片土地,是歷代祖先生生不息世代傳承繁衍而來的。能挖到古墓是自然而然的,古時候居住在貴州的多半為少數民族,且人口稀少,在這里出現這樣一座豪華的古墓倒實在讓人出乎意料,墓穴的主人到底是誰而變得更加的撲朔迷離。

墓穴內部

在這個墓穴中,考古人員并沒有發現什麼墓志銘,也沒有表示墓主人身份的任何線索,這讓考古人員們很是頭疼和疑惑,盡管沒有明確的身份標識 。不過他們想到可以從出土的文物上去找線索,于是他們先通過 螭首金杯和配套金盞上的一些痕跡幫助他們確定了墓穴的年代。

螭首金杯

金杯的兩側各有一只蟠螭,傳說蟠螭是龍的九個兒子之一,頭上沒有角。經常用在各種古代宮廷建筑之中,而銀壺上則刻滿了復雜的圖案,壺的頂端還有一頭栩栩如生的大象,通過分析大量金銀器的器型,考古人員判斷這座墓穴大致是南宋時期的古墓。

蟠螭壺鼎

曾經在四川彭州出土過一個南宋的象紐執壺,與新蒲墓葬出土的這個象紐執壺十分相似,根據這個器型,以及出現的云雷紋和鑄造工藝來看,南宋這個結論也得到了印證。確定朝代之后,考古人員就要通過這些現有的一些線索開始推斷古墓主人的身份,遵義在南宋的時候是叫播州,當時是流放犯人的地方,可根據這些陪葬物品來看,墓穴主人應該是皇親國戚,可為什麼要把墓地選在這里,考古人員也是十分好奇。

金碗

于是決定繼續挖掘,看能否找到一些新的線索,很快考古人員又有了新的發現,清理出一件更大的木質文物。仔細看, 發現是一面做工扎實的木質盾牌,明顯是古代將軍所用,而不是普通士兵所用的簡單木盾,在這個腐朽的木質大盾牌下面,清理出一大堆的武器,比如有硬弓,箭壺、箭簇等常見的作戰裝備。也有極其罕見的黃金劍鞘,這個黃金劍鞘上的花紋雕刻和做工均華麗繁復,代表生前主人的身份的高貴,就是這麼一個美輪美奐,巧奪天工的黃金劍鞘,使墓主人的身份,重破迷霧來到了我們后人的面前。

黃金劍鞘

由此可以斷定,這個墓穴的主人很可能是一位征戰沙場已久的男性將軍,也極有可能是來自于播州吐司的楊氏家族,這些也僅是考古人員的推測而已。 因為在宋朝時期就有各種的規定,禁止民間私藏弓箭,武器等,既然能把大量的兵器放進自己的墓穴做為陪葬品。這無疑證明了我們的第一個猜測,墓穴的主人在古代起碼是一名級別很高的武將。

宋朝武將

于是,考古人員順著這條線索,繼續開始為方向進行推敲,開始檢查劍柄和其他武器上是否有使用者的名字, 因為在古代兵器上一般是要刻名字的,不過很可惜的是這批武器上并沒有出現任何的文字。只知道是南宋的武將但還是無法確認身份,于是考古人員決定擴大墓室的挖掘范圍。

發掘現場

擴大挖掘范圍

以現在墓穴為中心向外挖掘,很快考古學家們就發現在已挖掘的古墓旁邊還有一個墓室,這間墓室面積同古代一些皇帝相比也毫不遜色,隨后考古人員開始兵分兩路,一路繼續清理一號墓,一路則去清理二號墓。

夫妻墓

隨著二號墓中 一件白銀燭臺的出土,很快就揭開了墓主人身份,用毛刷掃去文物上的泥土后,上面清楚寫著一行銘文: 乙卯田都統司公用。這也是我們二號文物坑當中,唯一的銘文記載,由此可以推測出,二號坑的主人,是一名貴州姓田的女子,她在公元1255年去世,也就是南宋寶祐三年的時候。

乙卯田都統司公用

有了二號墓主人的身份就可以通過史料知道一號墓主人的身份了。根據考古人員的查證,二號墓主人為播州第十四世吐司的楊價的妻子,正是來自水西(今銅仁)的女子田氏。那銘文寫著的「都統司」,證明了墓主人的高貴身份,這個職位是 在南宋末年時期,朝廷為了抗擊蒙古大軍所建立的,所以在南宋時期多個地區,都設立了該軍職,這個職位權利是要比后人知道的安撫使要高。

都統司

英雄的墓與身份不匹配

根據史料當中的記載,在南宋末年的播州地區,只有楊價的管銜,達到了都統的級別。宋史記載的很清楚: 楊價生前即是宋朝名將,不僅英勇善戰,還非常好學,文學素養極高,并且深受中原文化的熏陶。

出征前楊價

由于小時候熟讀兵書,所以當蒙古鐵騎即將踏上南宋國土的時候,楊價請命出兵迎戰蒙古軍,不僅解救了被蒙古皇子圍困的四川宋軍, 還屢次出奇招襲擊蒙古軍取得勝利,使得蒙古軍潰不成軍。后來又率萬兵在四川長江南岸安營扎寨,援助四川,使得蒙古軍不敢再來侵犯,因此也獲得了朝廷的器重。他去世之后,朝廷不僅賜廟,又封楊價為威靈英烈候。這樣一號墓的主人是楊價的觀點也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認可,這時又出現了新的問題,這楊價的墓為什麼是一個土坑墓,這個土坑墓與他的身份不匹配。

金絲楠木棺槨

隨著研究工作的進一步的深入,這個問題也得到了一個合理的解釋。考古隊員最開始挖掘出的腐爛木頭,只被當做是一些腐爛的棺槨碎片,可等到整個墓地挖掘完成后,專家發現出土的的木頭越來越多了,考古隊員也發現,出土的木頭數量巨大,遠遠不是一個棺槨所需要的量。木頭的作用究竟是什麼,考古人員們對此展開了調查發現,這些不起眼的木頭,都是上等的金絲楠木,要知道這些金絲楠木可都是皇家下葬時才能用的上。

金絲楠木

考古人員們這才意識到, 新蒲古墓并非是一座土坑墓,它看著是有一個巨大的墓室,但是這個墓室并不是由石頭堆砌,而是用一根根上好的金絲楠木堆疊而成,這種建造法在古代被叫做黃腸題湊。這種方法多見于周代和漢代的陵墓,到這里大家要問了為什麼楊價可以享受這樣的殊榮。

黃腸題湊

英雄的戰績

在公元前1235年年底,蒙古的鐵騎開始全面攻打南宋,南宋風雨飄搖,節節敗退,其主力部隊實在是抵抗不住進攻,一直敗退到了陜、蜀交界的咽喉要地青野原,在這里被蒙古的鐵騎團團圍住,動彈不得,南宋朝廷無奈之下,請求楊價帶兵出戰,楊價接到朝廷的命令后,親自帶著五千播州兵團,星夜向青野原奔去。

五千播州兵團

播州兵團到達目的地,已是夜晚,蒙古騎兵們已經卸下戰甲,正在燒火吃著羊肉,喝著馬奶酒,十分輕松。當時的南宋沒有外援的力量,確實讓蒙古騎兵放松了警惕 ,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播州軍團就像從天而降一樣,出現在他們的面前,播州軍團趁著深夜,對蒙古人一陣沖殺,和南宋駐守的兵馬里應外合,將蒙古人打的潰不成軍。

楊價與士兵

我認為,蒙古鐵騎號稱打遍亞歐大陸無敵手,偏偏卻打不過楊價的五千播州軍,刨除地形和主場作戰的優勢,這要歸功于楊價針對性的戰術安排。 一是補給,播州軍獵山而食,多年養成的狩獵習慣,完全是靠山吃山。二是弓弩,配合夜戰,播州軍的強項,便是在夜晚發動突然襲擊,硬弓強弩貼到蒙軍腦門,一殺就是一大片,打完就撤退,毫不戀戰。

蒙古軍

蒙軍是完全沒有見過這種戰術,每次都是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在深夜慘遭播州軍的突襲,整個指揮層都被打懵了。蒙軍丟下一大片尸體,才剛剛拉開騎射的距離,想要組織反擊的時候,楊價早就已經帶著播州軍撤離。

宋軍

三是伏兵,如果有蒙軍壯著膽子去追的話,剛好就落入了圈套當中,又被打得七葷八素的。誰也不敢上前去硬碰硬,所以只能是被動挨打了。四是楊價治軍有方,誰敢后退一步, 絕對嚴懲不貸。而蒙軍這邊一看局勢不利,于是做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撤出青野原,收攏蒙古軍。 南宋朝廷一看有如此英雄,自然是要器重播州軍,重用土司楊價。由于播州軍團作戰英勇,救駕有功,被南宋皇帝賜封為「御前威武軍」。

楊價

中國有史以來,很少有貴州的土司將領,獲得朝廷重用,這也就可以解釋墓中奢華陪葬品的由來。 楊價本人,也因驍勇善戰,所以每次都是主動請纓,沖殺在宋蒙對戰的前線。然而大家都知道,局部上的勝利,是解決不了什麼問題的,更何況南宋內部腐敗,就算武將再怎麼拼命也是沒有用的。

楊價

所以在公元1242年時,蒙古鐵騎卷土重來再一次打入四川成都,下一步就要殺去重慶了,宋軍有人著急了,這可怎麼辦,就有人去請楊價出山,可誰知楊價卻因為勞累過度,與世長辭了。噩耗傳回朝廷,皇帝悲痛萬分, 為了表彰楊價所做的功績, 皇帝還特別下令給予其皇家厚葬的待遇,允許楊價夫妻用金絲楠木來打造棺槨,所以這也就是為什麼考古學家挖掘出來的腐朽木頭是金絲楠木了。由此也就揭開了貴州楊氏家族大土司楊價墓的全部謎題。透過那些文物,仍舊能感受到這位大將軍的英雄氣概,這種英雄的氣概其家族后人一代代傳了下去。

楊氏土司城

后代子孫不爭氣,敗光家業

春來花常在,樹無萬冬青,楊氏家族世世代代都是好孩子,為朝廷做出極大的貢獻,直到明朝萬歷年間,土司楊應龍這里發生了變化,他依靠十三萬軍隊,以及祖輩留下來的工事,野心膨脹,試圖謀反。

金盤

楊應龍越來越有恃無恐,他本人又驍勇善戰,自認為有天險可守,有精銳之師可用。他做土司之后,昏庸無道,無法無天,還劫掠貴州大部分豪族的家產,所以惹得是天怒人怨的。

金杯

萬歷朝廷因為當時要打倭寇,所以盡力安撫著楊應空,誰知他倒好,開始變本加厲,毫不猶豫的展現出自己的野心,等萬歷騰出手,開始收拾他的時候,因為他那性格也激起了民憤,于是百姓們也是紛紛支持萬歷,拍手叫好,結果可想而知,楊應龍所依仗的工事也在他自己的手里全部敗光了。

玉杯

歷史再一次證明了古老的世襲制度不再適應這個蓬勃發展的時代了,但是我們換個角度看,縱觀楊氏統治播州的這700多年中, 對外驅逐南詔,抗爭蒙古,征討叛亂,維護國家統一,對內鼓勵農耕,發展教育,興修水利,造福一方,也是中國歷史長河中一段輝煌的存在,通過這個棺木,讓我們了解到楊價這個人的偉大。

楊價

從皇帝對楊價的態度上可以看出,他生前究竟做出過多麼卓越的貢獻,從他的身上我們可以看到奉獻和愛國,在楊價的一生中,他努力地實現著自己的人生價值。 為了國家而活,為了國家利益而活,他都沒有多余的時間留給家里人,但在墓室沉睡之后,他與妻子兩個人卻可以一直相伴,不受外人的打擾,這一切或許是冥冥之后自由安排吧。

夫妻墓穴

如果他貢獻不是很卓絕,皇帝也不可能讓他擁有那麼高規格的墓葬禮儀,值得一提的是,古墓中的部分藝術品,甚至還對美術史研究有很大幫助。總的來說, 楊價的古墓是一個寶地,不僅是貴州「播州土司」考古的重大發現,完善了對土司埋葬制度和喪葬制習俗、土司歷史等研究資料也都具有極高的學術價值,而且讓土司遺址的申遺工作向前邁進了一大步,也是一個值得考古專家探索的地方。

墓穴現場

歷經七百年的楊氏家族就此消失在歷史的塵埃中,隨著一座座古墓的發掘,一件件文物的出土,楊氏家族慢慢出現在世人面前,可惜已經不再世上那傳奇一般的家族了,雖然現在還有一些楊價的后人生活在遵義這里,但是我們之前所追憶的一些事情,大多已失真,他的境遇與氣度,在這個地方也是可以略見一斑,總之他的思想和氣概是值得我們去好好學習,我們也要謹記一句話, 文物和歷史一樣都值得被尊重,被優待。

墓穴俯視圖

但也有不少曾經感慨的說到,幸好這個地方沒有被盜墓賊破壞,否則的話后果真的是不堪設想呀。不過要給大家科普一個小知識: 土司的存在,是我國早期一國多制的歷史見證,具有文化和族群的多樣性,兼容并蓄,求同存異,也是中國發展歷史過程中不可磨滅的一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