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師寫下「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辭職後爆紅全網,6年後現況曝光結婚生女「擁多重身分」歎:對當初的決定不後悔

「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這個夢想她完成了嗎?

2015年4月13日,河南省實驗中學教師顧少強,留下了一封只有10個字的辭職信—— 「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然後離開了那座生活了近35年的城市。

此事在網路上引發熱議,網友們紛紛評論,這是 「史上最具情懷的辭職信,沒有之一」

也有網友調侃:「上聯: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下聯:錢包那麼小,哪都去不了;橫批:好好上班。」

還有網友打趣:「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我帶著你,你帶著錢……你一定要帶著錢啊!」

如今,距離顧少強辭職已經過去6年多了,她真的像信中所寫去看世界了嗎?現在的她,過得怎麼樣了?

1、雲南大理的邂逅

顧少強畢業于河南師范大學教育系心理學專業,2004年7月,入職河南省實驗中學,擔任一名心理教師。

她喜歡寫字,喜歡寫文章,最愛語文和心理學,認為這兩門學科「美好得讓人幸福」。

節假的時候,她喜歡外出旅遊,領略祖國的大好河山,見識不同的風土人情,一路邊走邊寫,記錄著自己沿途的見聞感受。

2015年春節期間,顧少強來到雲南大理,正是在這裡,她遇到了自己的摯愛。

當時,她在一家客棧做義工,手機裡播放著李宗盛的《山丘》,一個挽著髮髻的高個子男人走進來,坐到了靠窗的桌子旁。

她給他沖了杯咖啡,他突然抬起頭,用濃重的東北口音說:「這歌兒好聽,能聲音大點兒嗎?」

她解釋:「手機的聲音只能這麼大。」然後轉身換成了電腦播放。

這是他們初見時唯一的對話。

接下來,男人幾乎每天都會來客棧,有時是和朋友一起吃飯,有時是自己一個人靜靜看書,時間久了,顧少強開始忍不住觀察這位常客。

「在大家都去瘋玩的時候,他一個人在店裡靜靜地讀三毛,讓我感覺有些意外。」

在和男人的閒聊中,顧少強瞭解到他叫於夫,在成都開了家理髮店,這次錯開旅行高峰期,獨自一人來到雙廊,待一段時間再去麗江。

出於禮貌,兩人互留了聯繫方式。

這似乎並不是一個一見鍾情的故事。

假期很快結束,顧少強回到鄭州上課,於夫則返回成都,打理店裡的生意。兩人偶爾通過微信聊天,才漸漸發現對方和自己有著諸多的相似處。

「越聊越投機,發現世界上原來有個跟自己一模一樣的人。」

兩人的感情很快升溫,不到兩個月便確定關係,並開始為未來籌畫。

於夫決定轉讓理髮店,顧少強則開始考慮辭職。

2、寫給未來的信

顧少強給學生們上的最後一堂課, 主題是《寫給未來的信》

她讓一群初一的孩子,給兩年後的自己寫一封信,那時的他們即將畢業,這場跨越時空的奇妙對話,興許會對未來的他們有所幫助。

當所有的孩子都在興奮地寫信的時候,顧少強站在講臺上,考慮著未來的自己,該是什麼樣子。

「我有太多的夢想,不希望人生就像站在街頭看見巷尾一樣。教師這段人生經歷已經足夠飽滿,接下來,也許我可以嘗試別的生活。」

於是在那堂課結束的時候,她下定了決心:辭職。

沒有長篇大論,她最初的辭職信只有六個字:不幹了,去旅行。

因為她覺得自己就是個簡單的人,不需要多餘的囉嗦。

可她後來想想,覺得這六個字似乎有一些情緒在裡面,好像是對過往生活的一種不滿或者抱怨。

於是,她撕碎了這六個字,重新提筆寫下: 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

就是這樣一封任性的辭職信,領導最終還真的批准了。

3、汪峰沒能登上的頭條,她10個字搞定

顧少強把辭職信拍照發在了朋友圈,並配上一段同樣簡短的文字: 「再見了,過去。」

沒想到,經過朋友們的轉發,這封信迅速爆紅。

第二天,她還沒起床,手機裡便收到了朋友們發來的各種連結,鋪天蓋地都是關於她的新聞。

她竟一夜之間,登上了頭條。

朋友們開玩笑說:「你太棒了!你幹得太漂亮了!汪峰努力了那麼久都沒有成功的事兒,你輕輕鬆松10個字搞定!」

她的手機也不斷響起,許多記者打來電話,想從這位「最具情懷女教師」的口中,得到一些故事。

顧少強有些不耐煩,但還是儘量客氣: 「其實沒什麼特別的,你現在拿起筆,寫下10個字,也跟我一樣了。」

火了之後,各種各樣的好事就接二連三地來了——

有人願意無償資助她環遊世界;

有網路遊戲公司,用年薪百萬邀請她去代言;

甚至有一個島國的總理,向她發出邀約,想請她過去看一看,商談如何促進當地旅遊業的發展。

「他們告訴我,只要我說三個字:‘沒錢了’,銀行卡裡就會出現好多數字。」

她向於夫「求救」,於夫卻對這場風波表現得漠不關心,他告訴顧少強,你要是還沒想好,就把機票退了,別來了。

于夫的態度讓顧少強更加確定,他是可以陪自己一起「看世界」的人。

她不再猶豫: 「我想好了,你等著我,明晚機場見,你請我吃火鍋!」

然後,她帶上攢了11年的積蓄——1萬1千塊錢,拎著一隻行李箱,奔赴成都。

4、一場「三無」的婚禮

顧少強和於夫本想先去雲南,從那裡開始一段沒有計劃的旅行。

但還沒離開成都,他們偶然經過青城山下的「街子古鎮」,便萌生了留在這裡的想法。

「你喜歡這裡嗎?」

「喜歡啊!」

「那我們留下來吧?」

「好的。」

兩人一拍即合,在古鎮定居下來,然後用幾乎全部的積蓄,開了一家客棧,取名 「遠歸」

兩個人,一個來自鄭州,一個來自哈爾濱,定居成都, 這就是「遠歸」

走遍四方,漂泊30多年,遇見命中註定的人,過上安定的生活, 這也是「遠歸」

找到一個帶院子的房子,租房合同一簽就是20年,按照自己的想法裝修、改造, 這還是「遠歸」

至於為什麼要選擇開客棧,顧少強說:

「物質世界的山水只是旅行的一部分,而開客棧,能看到更為廣闊的人的精神世界。」

2015年10月10日10點10分10秒,在這樣一個十全十美的時間點,兩人在客棧舉行了婚禮。

沒有婚紗和鑽戒,但有於夫種的花、顧少強貼的喜字、和朋友帶來的酒。

有媒體概括這場婚禮「無儀式、無婚戒、無家人」,這令顧少強感到不舒服:

「他們寫的這個標題特別討厭,看起來就好像我的家人都特別反對、特別不贊成的感覺,但其實我們的爸爸媽媽都特別開心,那天早上還和我視訊呢!只是他們年紀大了,身體也不是很好,實在不方便來客棧折騰。」

也有人質疑顧少強出爾反爾,「世界那麼大,她卻一出發就留在了成都」。

顧少強對此不以為然:

「日子還長著呢,旅行不是教學任務,不急於一個學期完成,留在古鎮不代表停下腳步,我有漫長的一生去做這件事。」

5、一家人,照樣可以看世界

2016年12月9日,顧少強和于夫的女兒出生了,他們給她取名於適,小名「小魚兒」,希望她自由自在,過舒適的生活。

街子古鎮半年忙半年閑,旺季的時候,顧少強和於夫會留在客棧打點生意,淡季的時候,則常常帶著小魚兒,出門旅行。

「飛機,火車,犛牛,三蹦子,任何交通工具,都儘量讓她體驗。」

「我希望有一天她有了記憶的時候,第一個記憶,就是關於旅行的記憶。」

單純靠客棧的營收,是不足以負擔開銷的。最近,有網友爆料,顧少強的客棧門可羅雀,十分冷清。

所以他們會順帶賣一些白酒或者其他雜貨,顧少強也重新擔任起了心理諮詢師,除了講課之外,也會參加一些商業活動。

「如今也到了‘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生活,很多人稱這樣的生活叫‘漢堡包生活’,可是我並不覺得累,反而讓這個‘漢堡包’內容更豐富、層次更多元。」

顧少強和於夫沒有像許多網友們期待的那樣去周遊世界,只和大多數的人一樣,奔波在柴米油鹽的瑣碎和養家糊口的繁忙之間,偶爾放鬆下來,用一段旅行或者幾項愛好,來為心靈找一份慰藉。

不夠轟轟烈烈,但這不就是生活嗎?

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

回想6年前,一封辭職信之所以走紅,說明這10個字,說出了太多人的心聲。

現代社會的巨大壓力下,每個人的心中或許都有過這樣的衝動和嚮往。

我們都曾自命不凡,都曾覺得自己是天選之子,不該坐在格子間裡沒完沒了地填破表,不該擠在擁簇的車廂內、日復一日地奔波在家與公司兩點之間。

即使做,那也必須是高額的工資,外加各種誘人的條件,才能體現自己的價值。

否則,便覺得工作和生活虧欠了自己太多。

於是,每當有人周遊全國、環遊世界,見了這樣或那樣的美景,便心中激動,覺得自己也該擁有那樣的人生。

這似乎在灌輸這樣的一個道理: 人活著就是要看看大千世界,出去見見世面,這樣的人生才夠精彩。

這些話不能說完全錯誤,但是到了還沒有經過歷練、沒有一點點事業和成就的小年輕人身上,便滋生了蠱惑的味道。

你可以瀟灑地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哪怕窮遊也沒關係,問題是,你是否有勇氣帶上養育你20多年的父母,讓他們跟你一起住20塊錢一晚的青年旅舍六人間?

再遠一點,如果某天父母有什麼願望,你是否有多餘的人民幣,來做一個哪怕小小的支援?

追求自我沒有錯,但只有努力工作,才值得美好溫馨的旅行。

人應該有愛好,但更要有一個事業,最重要的是,能知道兩者的區別。

不是非A即B的極端,也不是放棄A奔向B的逃避。

而是A和B共同享有,在理想和現實之間找到平衡。

這才是我們應該推崇的人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