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歲馮寶寶罕露面!13年拍200部戲,「養10兄妹」被家人兩度逼瘋,今做回自己「獨居大馬」150坪豪宅,一人生活「看破生死」

馮寶寶是八十年代觀眾印象深刻的「大女主戲」紅星,她曾演遍「武則天」、「西施」、「楊貴妃」等傾國傾城又權傾天下的古典女性。

尤其是她主演的電視劇《武則天》,在大陸及港臺轟動一時,收視率一路飆升,馮寶寶在劇中演得情真意切、剛柔并濟,既有少女的嫵媚,又有女皇的威嚴,人物塑造得相當立體多面,遠比其后飾演武則天的潘迎紫、劉曉慶等人出彩,也被香港報紙稱贊為「電影有史以來唯一可以掛頭牌賣座的童星」。

馮寶寶不但是童星,而且出道年齡早、拍片數量多,形象活潑可愛,討人喜愛,成了票房的保證,堪稱香港的「秀蘭·鄧波兒」。

而她的人生經歷,卻又與因《小鬼當家》成名的麥考利·卡爾金有相似之處:因為小小年紀就成為當紅明星,收入豐厚,父母為了爭奪「搖錢樹」的撫養權而打起了官司、公開互撕,導致小童星的心理成長受挫,自我定位和感情認知均出現重大偏差,與父母關系破裂,出現了嚴重的精神問題。

麥考利·卡爾金

不過,與后來一蹶不振的麥考利不同,馮寶寶盡管人生遭遇更不如意,卻能憑借頑強的意志力熬過艱苦歲月,40歲后,她以爐火純青的演技在銀幕上塑造了不同年齡與性格的女性形象,獲得香港金像獎最佳女配角獎及台灣金馬獎提名。

直到今天,67歲的馮寶寶還活躍在影壇,并在61歲那年與兒子合拍了電影《媽咪俠》,一如片名:她歷盡波折、歷盡缺愛而孤苦艱難的人生,卻仍然能突破困境,挑起重擔,為家人排憂解難。

1、2歲半演電影,曾3年拍150部戲,成為全家的搖錢樹

馮寶寶1954年出生于馬來西亞婆羅洲的一個演藝家族。

馮寶寶一家人

她家中幾代人都是演員,生母陳惠瑜是粵劇演員,后來改拍電影,父親馮峰更為出名,本是粵劇名伶,三十年代末開始拍電影,是早期的電影明星,曾拍過《兒女英雄》、《春花秋月》等電影,1949年因在家中健身時弄傷臉部,導致嘴角肌肉萎縮,不能再當演員,開始改行當編導,1950年,他自拍自導的電影《細路祥》上映,此片的主角是10歲的李小龍,李小龍從此以童星出道,最終成為功夫片巨星。

馮峰捧紅童星有方,就把視線投到自己家的孩子身上,他前后有過三個妻子,有11個兒女,馮寶寶排第五,陳惠瑜是他的第二任妻子,卻一直沒有正式名份,見上位無望,便索性與馮峰分了手,把馮寶寶像包袱一樣扔給了馮峰。

馮寶寶其實并非馮峰親生孩子,不過,由于馮寶寶長相甜美可愛,從小她的叔公、馮峰的叔父馮炳就對她格外器重,認為她「生來會演戲」,因此馮峰也對她顯得很是疼愛。

陳惠瑜,人稱「媚姐」,香港知名女星

馮峰的女兒馮素波、馮寶寶、馮安麗、馮素云和兒子馮克安、馮吉隆等人都在小小年紀登上銀幕,兄弟姐妹們常合拍電影,馮寶寶2歲半時就開始客串電影,5歲那年,她取代導演不聽話的女兒,被安排在犯罪電影《毒丈夫》里擔當重要角色,從此一炮而紅,在主演過《雨夜驚魂》后,更獲得「天才童星」稱號。

馮寶寶與大姐馮素波

她生來長著明星面龐、樣貌可愛,極受觀眾歡迎,與馮素波一起成為粵語片時代的香港電影少女明星「七公主」。

粵語電影「七公主」

馮寶寶能歌善舞、活潑討喜,票房號召力遠超其他兄妹,每月薪水高至2萬港幣,是香港電影一線女明星的兩倍、一線小生的四五倍,很快成了家里的搖錢樹。

合演武俠片的「七公主」

以當時的物價,她一年收入能買下12套黃金地段的房子,全家十幾口人都要靠她養活,匯豐銀行的總經理曾戲稱:「我印鈔票的速度,都趕不上馮寶寶賺錢的速度。」

「七公主」

馮峰因此不顧她年僅五歲,到處幫她接片,從5歲到8歲的三年中,馮寶寶一共拍了150部電影,成了全球拍戲最多的童星,任務最重時,7天時間就要拍完一部電影,她曾經自嘆,從來沒有過童年,只有拍戲,每天深夜她獨自離開攝影棚,覺得自己孤獨可憐,感情上沒有任何依靠。

就是這樣,馮峰仍不滿足,反而胃口越來越大,1962年,他自己投資成立了「寶峰制片公司」,不到一年時間,就讓馮寶寶拍了30部電影。

馮寶寶的生母陳惠瑜此時已與馮峰仳離,她相貌出眾,很年輕時就生下了馮寶寶,對女兒并沒有多少感情,曾厭惡地稱:「生個鴨蛋都好過生你。」見馮寶寶如此能賺錢,又開始主動跟她拉近關系,向女兒要錢,并上法院與馮峰爭奪女兒撫養權,在法庭上,馮寶寶看到父母二人惡言相向、互相攻擊謾罵,嚇得痛哭失聲。

馮寶寶辛苦拍了近200部戲,也因此對這種粗制濫造的拍片生活心生厭惡,她想和同齡人一樣上學讀書,卻被父母拒絕,馮峰總是哄著她說再拍兩年戲就讓她去上學,馮寶寶卻總是看不到希望,她偷偷藏了點私房錢,想攢出自己的學費,卻被馮峰看出心事、嚴加防范,搜走她的私房錢,打破了她的幻想。

此時,貪財的馮峰已經財迷心竅,馮寶寶賺到的錢,自己看不到一分,全被父親在賭場上輸光了,反正馮寶寶就是棵活的搖錢樹,只要她肯拍戲,票房就有保證,全家人就能過上錦衣玉食、揮霍成性的生活,13歲時,隨著《火燒紅蓮寺》系列武俠片的成功,馮寶寶的片酬已經趕上了功夫巨星李曉龍。

馮寶寶16歲時,已經長成少女,不再是昔日的童星模樣,賭債纏身的馮峰又打起了別的主意,馮寶寶聽到傳言,說馮峰將會安排她到美國登臺演出,在最后一次演出后,將她以10萬美元的價格「賣掉」。

她本不肯相信傳言,可當看到父親讓14歲的妹妹下海去當舞女,感到心寒,她再也不愿接受親情的綁  架,逃出家門,寄住在一個干媽家,馮峰見無法再掌控她,只得答應她求學的要求,但卻不肯出錢。

2、兩婚兩離,患抑郁癥18年,曾想跳樓輕生

與麥考利·卡爾金一樣,由于受盡壓榨、與父母決裂,馮寶寶感情上無處寄托,小小年紀就開始戀愛,她寄住干媽家中時,遇見一個剛從加拿大留學回來的青年人,叫招再強,讓她感覺仿佛看到另一個世界的人,招再強是大學畢業生,還是所謂的「金融才俊」,見招再強能說會道、又懂商業,她有意托付終身。

為了解決二人之間學歷懸殊、思路不同的問題,馮寶寶決定出國留學,在一個影迷的資助下,她前往英國學櫥窗設計,試圖開始新生活。

此時,她生母看到馮寶寶已經擺脫了馮峰的控制,想把女兒抓回自己手里,便趕到英國,向她討要生活費,當馮寶寶拒絕支付時,陳惠瑜竟爆出一個驚人的真相,告訴她,馮峰根本不是她的親生父親,與她沒有血緣關系。

馮寶寶與干媽林黛

一向信任父親、與父親感情更親近的馮寶寶受不了這種打擊,呆如木雞、淚流滿面,坐在桌邊一動不動,患上「臨時性精神崩潰」入院一周,她終于明白了,為什麼馮峰不顧她的身體健康、性格成長,不讓她外出上學,而把她關在攝影棚里沒日沒夜拍戲。

人到中年后,馮寶寶想起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仍然心有余悸,她說:「那時,我不懂得表達情緒,遇上哀傷、失望的情況,正常的反應是哭的,我竟會笑;遇上開心的事情,人人笑呵呵,我反而哭起來。對人也是如此,我不知道如何跟人打交道,如何做反應。」

馮寶寶與林黛

在其他孩子享受父母關愛、學校生活的童年時光,她卻如同牽線木偶一樣被人擺布著拍戲、拍廣告、登臺表演,對其童星價值進行極度壓榨,其心智發展的確是不健全的。

馮寶寶后來與馮峰很少往來,直到馮峰去世前五年,父女關系才得到恢復,她到底是不是馮峰的親生女兒,此時對她已經不重要了,她也不再想弄清楚,反正在親情與金錢的天平上,馮峰選擇的是金錢,即使對其他骨肉也是如此,而說到底,是他捧紅了她,給了她事業上的起點。

在英國留學的最后半年,有人告訴她,招再強在香港又交了新女友,馮寶寶十分緊張,恰好TVB邀請她出演電視劇,她便匆匆結束學業返港,好就近盯牢男友。

對此,馮寶寶說:「他是我生命中第一個男人,來自傳統禮教的觀念,使我認定要嫁給他。我深信唯有把‘純潔’獻給自己的丈夫,才能得到幸福,尤其童年時林黛(著名粵語片演員)的自s使我加強了這種觀念,當時大人們耳語著她的婚姻不美滿,只因她的丈夫不是她第一個男人。」

出于這種迂腐的觀念,1977年,23歲的馮寶寶忍氣吞聲地嫁給了腳踩兩條船的招再強,新婚第一天,就有人上門討債,原來招再強早已打著馮寶寶的名義,向她干爹和朋友借了幾百萬,所謂「金融才俊」,不過是個包裝得體的軟飯男而已,婚后,招再強的生意一直沒有起色,反而欠下了巨額債務,把剛買給馮寶寶的珠寶也全都送進了典當鋪。

馮寶寶在丈夫身上找到親情和安全感的夢想破滅了,她長期拍片幫招再強還債,主演的《武則天》、《楊貴妃》、《西施》劇大火,還為招再強生了兩個兒子,但建立在金錢之上的不對等婚姻仍然走到了盡頭,靠馮寶寶還債的招再強卻嫌棄馮寶寶「從小沒讀過書」,對她十分鄙夷,在外花天酒地、風流傳聞不斷,還背著她生下了私生女。

1985年,她向招再強提出失婚,招再強要她簽字承認有「精神分裂癥」才肯同意失婚,最終,馮寶寶簽了字,卻因此失去了兩個兒子的撫養權。

渴望親情卻一無所獲的馮寶寶,險些精神崩潰,從此患上了抑*癥,在長達18年的時間里,每天要服四粒藥才能保持狀態,但已經無法再拍劇,最落魄時,只能住在影迷家中,靠影迷救濟。

她曾想跳樓輕生,在窗邊足足站了五天,卻終于克服了心魔,當時她想到不能把好心收留她的朋友家變成「兇宅」,才把踏出的腳又收了回來。很多年后,她談起張國榮的自s,感嘆道:「跳與不跳全在一念之間,如果張國榮沒有從文華酒店跳下去,相信他也會像我一樣,之后會遇到好的際遇,可惜他選擇跳下去。」

馮寶寶與翁兆泉

45歲那年,她遇見了馬來西亞建筑師翁兆泉,翁兆泉的子女是馮寶寶的影迷,在他們的撮合下,馮寶寶與翁兆泉結合了,但13年后也失婚了,對這段婚姻她談得很少,偶然提及,對翁兆泉的關心體貼,她深為感激,卻也知道自己不夠愛他,二人又沒有共同的孩子,因此無法堅持下去。

3、歷盡滄桑,豁然開朗,60歲再獲新生

兩度失婚之后,生平坎坷的馮寶寶反而慢慢變得開朗豁達起來,這一生,她父母緣薄、兒子被奪,想依賴的親情全都遠離,她重回影視圈,潛心演藝,中年之后,因其爐火純青的表演技藝,屢屢斬獲電影節大獎。1992年、1993年,她接連兩度奪得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女配角獎。

1992年,翻拍生母陳惠瑜的電影《92黑玫瑰對黑玫瑰》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獎

香港作家林燕妮曾說,想起馮寶寶的人前風光和半生顛沛,就會讓她想起一句不寒而栗的話:「上天賜給你多少,遲早會向你取回多少。」

在少小年紀,馮寶寶已經火遍海內外,成為香港無人不知的天才童星,可長大后,她經歷的痛苦與波折也是常人不曾經歷的:冷血貪婪的父母、無情冷漠的丈夫、遠離身邊的愛子,半生拍戲掙錢全都為他人做嫁衣。

千面馮寶寶:《應召女郎》中的扮相

60歲之后,馮寶寶開始與命運和解,盡管因小時候拍戲過度造成病痛纏身,但憂郁癥卻已被克服,并且一直沒有復發過,她深感這已是上天賜予她的禮物。

而更令她自豪的是,雖然和母親共同生活的時間不長,但她的兩個兒子對她都很有感情,2015年,大兒子招啟宗為她執導了電影《媽咪俠》,也是她闊別大銀幕21年后首次擔任電影女主角,在宣傳會上,小兒子招啟正也特地趕來,為母親和哥哥站臺。

一如電影中的女主角、50歲的阿愛,她曾試圖依賴父親、丈夫,把未來寄托在兒子身上,卻突然陷入父母婚變、丈夫失蹤等生活困境,只能掙扎著開始成長,負起生活的重擔,成為自力更生、無所不能的「超人媽媽」,學會了苦中作樂。

飽經滄桑之后,馮寶寶開始懂得審視自己的人生,不怨尤、不憎恨、不自責、不依賴,學會積極看待人生,獨立自信地面對生活。

回首往事,馮寶寶表示感謝這些艱難和痛楚讓她學會了堅強,稱「今時的我,感恩其中」。

至今,她已經67歲,卻依然顯得從容優雅、樂觀豁達,頻頻出席香港公益活動,并曾任台灣「愛心大使」。

用戶評論